当前位置:恒盛文学网首页 > 文学

等我拿他几个来

发布日期: 2020-03-17 19:17:03 浏览次数: 4 作者:

唐朝初年。

尉迟恭为副元帅,

可就是天生霹雳火的性情,

全国方才恢复安静,老黎民才过了几天平稳日子。可东北边关紧急,唐王一声令下:派儿子李世民大元帅,战报雪花一样的飞向长安,带领二十万雄师奔东北边境,副元帅尉迟恭有万夫不挡之勇,可他还三下急行令;恨不得日夜连轴转,原来这行军就紧得风吹一。

这会儿正是夏初的气候,老天爷的脸说变就变。眼看离北边的燕山另有百八十里了。突然天上乌云密布;跟那黑锅底。

咔嚓一声雷响。下起瓢泼大雨来,部队人困马乏,大道上拖泥带水,只好当场扎营!盼那日头早点出来好行军!走不!

谁知这雨没完没了,

尉迟恭愁得不得了,

半路河里都涨满了水,

一下就是十来天,可把唐军窝住啦!李世民,后边的粮草车还没影哪?军营里的粮草眼看要光啦!扯地连天,这二十万人出征,人吃马喂的。可不是闹着玩呀!尉迟恭一连气下了十道令箭去催粮草,可回来人汇报说:粮车被阻,你说要命不要命,难以通过;大雨刚。

远水解不了近渴啦!尉迟恭就派人到附近征调。谁知老黎民受够了兵抢马夺。见当兵的就躲,尉迟恭没措施了。只好到李世民那儿去。

李世民也折腾得几宿没合眼了。

咱们一起去。

尉迟恭和几个谋士便装出了军营,

突然土岗子前边传来一片孩子的喧闹声,

尉迟恭听见这童谣就火了;

听了尉迟恭的禀报;不要派人了;他沉思了一下说:转过了几个土岗子来到一个村里。老黎民都觉得他们是做交易的,李世民,他们刚要找人询问,没人再躲,打仗缺粮。计算不周,愁坏了心肠;这都是村里的刁民成心跟万岁作对,等我拿他几个来,他这一喊,象半空打了个。

把孩子们全吓跑了,

几个人都乐了,

还不知道我们这里的事情。

童谣不会容易出,李世民一把拉住了尉迟恭,村里说不定会有高贤。咱们不妨登门去讨教,他们正说着,过来几个扛犁的庄稼人。上前一问,这儿哪有什么高贤哪?他们上下端详了唐王等人说道:看你们几位老客远道而来吧!在这方圆左右,谁有难事都问张。

你们有什么难事去问他吧?

他住哪里?

张谷老性情离奇心眼好!北边的后骆驼港;唐王大喜;要尉迟恭赶回军营;备厚礼去请张谷老。尉迟恭嘴上领旨,一个乡巴佬。心里满肚子不。

我去把他绑来。

也至于这么大肆动;他回到军营,派兵士拿大令去传,谁知去了一个时辰;兵士独自回来了,说张谷老不愿来。尉迟恭火冒三丈;骑上乌骓马就奔后骆驼港去了;李世民据说尉迟恭去拿张。

早没影了。

二十万军马困在此地,

万岁来了他也走,

知道糟了,见尉迟恭没精打采地回来了,急忙赶到大帐;你请的人哪?要是找到他。非把他住口。你却恣意胡来,叫兵士备马,你随我去认错。可到了张谷老的住处,唐王一行人直奔骆驼港而来,仍是不见人影。问遍了村里人都摇头说不知道:尉迟恭说:我看仍是另想措!

请人要有诚心。

咱们不能三请吗?

刘玄德能三顾。只要能找条活路。来十趟八趟也值得,刘玄德请的是强人诸葛亮,尉迟恭笑着说:主公请的是乡下。

值得吗?

休再多言。我就不信诚心打不动张谷老。明日再来,张谷老的门上仍是挂锁无人。谁知又连来了两天;尉迟恭抱怨道:我看这张谷老基本就没什么能耐?成心躲我们呢?李世民长叹一声!看来天不助我这无道之人。莫非只有退兵。

自称是张谷老,

李世民闷闷不乐地在帐内召集各营将官商量计谋。众将领互相看看;帐子里沉闷无声,正在这时,都摇了摇头,突然军士进来禀报,启禀万岁,帐外来了一个老夫。要见万岁和元帅,来得!

月光下站着一位鹤发长须的老者,

尉迟恭心里好恼!

李世民惊喜万分;众位爱卿,快快出迎,他见了李世民;匆忙参拜;老夫我是个乡下老朽;却蒙万岁几回到寒舍,心里实在不!

今天又自己找上门来。

实在是魔气呀!

求父老们想想措施。

张谷老说道:

万岁为国为民的一片心意,

只是眼下麦子未熟。

也不够用呀!

这个乡巴佬;果然离奇透了,三次请你你不来,把北征遇雨缺粮的事说了一遍;李世民立即给老人让了座。黎民已经知晓了;纵然全部征来,乡亲们家中存粮又不多,本来这样,那就只有退兵了吗?张谷老站了起来,要处理这二十万军马的。

老夫今天就是为此事来的。除非前面河套中那千顷沙滩;众人疑惑地望着张谷老,这沙滩寸草不生呀!只要水分适量,有种鸡鸣谷。专能在这沙中。

因秧苗矮小,

这谷子听说仍是神农氏见这一带多沙地而留下的,这谷子。晚上播下:明日鸡鸣天亮就能抽芽,正午就可结穗。所以叫鸡。

老夫我均已备齐。

收成少,种的不多了。万岁假如将千顷沙滩播下:三两日之内就可解这危难,有这样的神谷。只是谷种从何而来呢?万岁不必担忧;另有这耧耠之物一夜能备?

张谷老说着,

就听前面一片喧闹声,

邀集众乡亲今夜在此相聚,

众人听了张谷老的话,

又惊又喜,

李世民更是冲动万分?

你来看。领着李世民和众将出了军营,走出不远,月光下:一片黑糊糊的人群,曲辕犁。扛着耧耠。张谷老指指人群道:牵着牲畜的人还不停从四面八方涌来。老夫得知万岁亲征抗敌。三日来走遍了四乡;立即就可下种,只要军令:

能使我们安居乐业。

边陲父老之情。理当重谢,老丈更应加封呀?张谷老摆摆手。黎民只盼有个圣明之主;别无他求呀!老丈既然有此鸡鸣谷,尉迟恭不解地:

那岂不误了大事了吗?

为何让它拖到今日呢?张谷老摸摸胡子笑了,将军还不知道这鸡鸣谷。地干不生,水旺不长。必需在雨后三日方可下种,我假如在三日前拿来给将军;将军心急如火;必定当即下种。不可再耽。

快快传令吧!老夫我告别了,回身走去。望着老夫的背影,尉迟恭想起了当初的冒失,心中十分后悔,他急忙传令各营将士前往资助黎民们播撒鸡鸣谷。全军和黎民一齐动手,一夜之间全部播种完毕,沙滩上果真一片葱绿。时间到了正午,到了鸡鸣天亮,一片金黄;千顷谷地,真是神谷啊!众人兴奋地说:谷子收割了,士气。

李世民和尉迟恭命令一鼓作气。

鸡鸣谷的故事也传到了现在。

继续进兵;不久把敌兵打败了。边境上从此安定。

相关热词:

上一篇:
下一篇:
相关内容
推荐链接